返回
10007
2079
151
143

《骆驼祥子》

第一章

人力车夫

(1)年轻力壮的

车子漂亮

时间自由

车主固定

希望有属于自己的车

(2)年岁稍大、身体不好的

八成新的车

拉一整天或者半天

“拉晚儿”(下午四点后到天亮)

需有本事,多留神 挣得多

(3)四十以上 、二十以下

车破

早早出车 多走路 少要钱

不仅拉人 而且拉货

常伴一生的伤病

(4)跑长趟的 不拉零活

全讲外国话

穿着长袖小白褂

主人公祥子

十八岁来的城里

生长在乡间,失去了父母与几亩薄田

有着乡村小伙子的健壮与诚实

外貌

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毛很短很粗


头上永远剃得发亮,腮上没有多余的肉

性格

健壮 沉默 有生气 诚实 不善言辞

(1)不怕吃苦

第一次

第一天没拉着什么钱,第二天的生意

两三个星期

把腿溜出来了

腿长步子大,腰里非常的稳

快而没有危险

(2)渴望有自己的车

吃俭用的一年两年,即使是三四年,也必定能有一辆自己的车

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没有任何嗜好,没有家庭的累赘

(3)租赁新车

尽管卖力 但还是常被东家辞退

偶尔轮胎坏了 只能收车

碰坏了车 需要赔钱

病了也不舍得买药 硬挺着

(4)买了新车

三年 凑足一百块钱

九十六块钱

本值一百多 因定钱放弃了 车铺愿意少要一点

双寿 自己二十二岁

头一个买卖必须拉个穿得体面的人,绝对不能是个女的

第二章

初得新车

外形

成年了,皮肤与模样强壮 ,小胡子

心情

痛快、骄傲

痛失新车

人物-大兵

伏笔

拉车是有骨气的事

有办法 又好欺侮

想生活赚钱

失车

地点:西直门

人物 :车夫-年轻光头的矮子

起因

失车被俘

第三章

逃出兵营

起因

遇到大兵失车被俘 见骆驼心生逃意

矛盾

一人逃命 还是带上几匹骆驼

一人逃命 骆驼是走不快的

带上骆驼

至少他手中有条麻绳

白得来的骆驼是不能放手的

顺利逃生

脱下军装 减少逃兵的嫌疑

抹成煤黑子 牵着骆驼而不是骑着

疲惫地睡着了

他想起他的车,喊出“凭什么?”

可以把三匹骆驼卖掉,进城就买一辆新车

看见骆驼和自己一样狼狈,竟然笑了

卖掉骆驼

人物:村庄中阔气的老者

蓝布小褂敞着怀,脸上很亮

地点 :村庄内阔气的瓦房旁

赶骆驼树下休息 外行充内行

“色!色!色!”祥子叫骆驼跪下

特意叫村人们明白他并非是外行,减少村人的怀疑

卖掉三匹骆驼

老者-爱骆驼的人

祥子-给多少是多少,好到城里谋生

三匹骆驼卖了三十五元

第四章

骆驼祥子名字由来

地点:海甸一家小店

三十五元卖掉骆驼 生病三天住小店

病中祥子梦话三匹骆驼

收拾行囊再进北平城

不肯神头鬼脸进城去

两块二毛钱

粗布裤褂

青步鞋

袜子

草帽

脱下来的破东西换了两包火柴

倔强进城不服软

进得城门不肯坐车

他只相信自己的身体,不管有什么病

自己只要卖力气,这里还有数不清的钱

人和车厂见刘四爷

人物:虎妞

三十七八

长得虎头虎脑,没人敢娶

刘四爷打外,虎妞打内,管理车厂

人物 :祥子

拉过人和厂的车

积蓄交给刘四爷存着

祥子在外拉车,也可以住人和车厂

勤快、真诚、自然

祥子将钱寄存在刘四爷

买骆驼剩的三十元

刘四爷有心眼

祥子买车不愿借钱刘四爷

第五章

众人对祥子的态度

以前

祥子干倔的劲儿,以为他不太合群

现在

祥子骆驼的事,另眼看待,敬重

不久

祥子还在拉车,冷淡

为了买车二努力

心中不平

怨世道的不公-凭什么车被白白抢去

烟酒有了诱惑力-却不敢去动他们

拼命拉车

租赁来的车总不起劲,不是一种快乐

节省

累时只喝一个子儿

拼命

拉整天 一天一夜的拉

像饿疯的野兽抢着拉

包月(杨先生一家)

杨先生 大太太 二太太

杨家对下人的态度

干了四天包月的祥子

送杨先生去衙门 送太太们买菜访友

挑水 打扫卫生 抱孩子

与张妈睡一间隔板的房子

人和车厂的态度

虎妞

心疼、关心、爱护

刘四爷

心生不满却不语

天天拉车,车就坏的快

祥子没空再来擦车

如果赶走觉得对不起虎妞

第六章

虎妞骗诱祥子

祥子辞去杨先生一家包车

干了四天的怨恨,怕在没有起色的无望

祥子回到人和车厂碰到虎妞

晚十一点多

虎妞擦了粉

屋内一把酒壶,三个酒盅

祥子本想诉委屈,酒入愁肠做错事

祥子路遇曹先生

曹先生

旧主人 和气 一个太太和男孩

祥子为昨晚之事无心拉车

疑惑 羞愧 难过 感觉到危险

委屈

取个乡下年轻力壮,吃得苦,能洗能作的姑娘

取个一清二白的姑娘

靠着自己的本事,关明正大的娶

厌恶

虎妞的丑,老,厉害,不要脸

祥子会人和车厂路遇曹先生

曹先生相邀 决定后面去 和人和一刀两断

祥子辞行虎妞

告知虎妞要到曹先生那里去

祥子欲要存在刘四爷那里的三十元钱

祥子付了车租 辞行虎妞

第七章

离开人和去了曹宅

离开人和的心情

对虎妞既有羞愧,又想与之一刀两断

和虎妞的事,是谁也不能说的

不放心存在刘四爷那里的三十元钱

曹宅

可爱,和气,人情,体谅

像“人”一样对待下人

饭食不苦,吃得好,睡的好

做临时的工作可能得个一毛两毛

按时给工钱

收拾院子浇花,也有好听的话

曹先生

既认识字,又讲理,像孔圣人

自居为社会主义者唯美主义者

穿着淡雅大方,给人以安静的感觉

祥子拉曹先生出车祸

中秋节后,拉着曹先生从东城回来

被石头绊倒,两人受伤,车把摔断

祥子内疚,想要辞去曹家工作

曹先生安慰祥子,劝其上药

仆人高妈劝解祥子,为其上药

第八章

高妈为祥子谋划

快速挣钱的方法

将钱放利给仆人、巡警、做生意的

一二十人凑钱,你做老大先用先买车

为高妈的方法心动

祥子最终未接受

独自盘算,他觉得钱在自己手里比较稳当

原先在方家时,放大小姐将10元存入银行


只有一张存单在手,不踏实

初冬曹家门口

买了两样东西

大号闷葫芦罐儿

存钱用,心里踏实

小绿夜壶

送给了正在洗澡的曹家小文少爷

寒风中祥子拼命拉车挣钱

祥子愿意早早的拉车跑一趟,凉风进入袖口


使他全身像洗冷水澡似的哆嗦,一痛快

胜利是祥子的,遇上顺风,他只需拿稳了车把


自己不用跑,风会替他推转了车轮,像好朋友

年前为曹家接送宾客

为曹家送一份能挣几毛钱

为曹家送贺年的能挣两三毛

第九章

虎妞告知祥子自己怀孕

虎妞到曹府找祥子

虎妞告诉祥子怀孕

虎妞为祥子出谋划策

虎妞告诉祥子不能这样做

应当这样做

二十七刘四爷生日,你去给他磕三个头

过了年,你再去拜个年,讨他个喜欢

让刘四爷知道自己怀孕,但自己一言不发

等刘四爷急了,我才说是新近死了的那个乔二

等刘四爷没了主意,我再说我们的事

祥子冰冷的心情

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头朝下,砸破了冰,沉下去,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

虎妞临走时将存在刘四爷那里的钱给了祥子

祥子夜不能寐

睡不着,祥子要了四两白干,三个大子儿的落花生

第十章

知道虎妞怀孕

祥子心情复杂

没有主意,只想慢慢的一天天,一件件的挨过去

想离开北平去天津,但良心过不去

同虎妞结婚:憋气,她的模样,她的行为,破货,没办法

怪自己太老实,老实就必定吃亏

明白了人是不能独自活着的

送曹先生看电影后

小茶馆遇老者祖孙

虎妞找他的第三天,祥子在小茶馆等曹先生

茶馆各种车夫,吃酒闲谈,祥子一言不发

遇拉车晕倒的老者

老者:五十多岁,破棉袄,多日没洗过脸

有经验茶馆掌柜,白糖水救老者

中年人,二两白酒,可以暖和点

祥子,十个羊肉馅的包子

祖孙的遭遇与现状

祥子准备接受虎妞

祖孙现状

小马儿:看见了自己的过去

老者:看到了自己的将来

虎妞就虎妞吧,有了自己的车就有了美好生活

第十一章

雪中为曹先生家中送信

雪中祥子拉着曹先生由城西回家,后有自行车跟随

曹先生让祥子上黄化门找左先生

祥子做汽车回曹宅送信接太太孩子

曹先生

善良:不肯安那御风的棉车棚子


为的是教车夫省点力气

嘱咐祥子:能跑就跑,若丢了东西


将来我赔上,还给了祥子五块钱

孙侦探敲诈祥子买车钱

孙侦探

侦缉队,青大袄、帽子戴的很低

祥子被大兵捉走时的孙排长

祥子回曹宅报信 被孙侦探拦在大门口

逼祥子进屋敲诈

祥子交出瓦罐中所有买车的积蓄

第十二章

被孙侦探敲诈走买车的钱


孤独一人落寞在飘雪的城

夜半,只落得一身衣服和五块钱,连被褥都没有了

中海桥上,心中茫然

善良祥子挂念曹家回曹家

高妈在家,曹太太和孩子被接走

满腹委屈却无法对高妈 说明说清

劝走高妈,祥子落锁看家

夜半祥子跳墙入王家找老程

老程-王家的车夫,三十多岁,拉车不行,为人很好

因王太太与曹太太一同上街,祥子和老程曾一起喝茶

祥子感激老程收留,从不抽烟的祥子竟抽了烟

夜晚与老程共宿一屋,难以入眠

关于曹先生的那些事

曹先生:大学里教书,一个社会主义者

学生阮明,激进,但功课不好,常与曹先生一起谈论国家时实

考试时,曹先生没有让阮明及格,于是阮明怀恨在心

老实本分的祥子不愿偷曹家东西

第十三章

想去找曹先生却希望破灭

清晨祥子扫雪 老程请客喝粥

祥子将孙侦探抢走钱的事情告诉老程,


老程建议他去找曹先生,或许会补给他钱

左宅的王二受托前来看房 祥子才知道曹先生离开北平

祥子无处可投投奔虎妞

绝望 一切的路都封上了,他只能在雪白的地上去找那黑塔似的虎妞

祥子替刘四爷筹办寿宴

刘四爷,腊月二十四寿宴,觉得祥子老实可靠

绝望的祥子仿佛是个能干活的死人,不思不想

虎妞教祥子讨好刘四爷:送寿桃寿面

车夫们埋怨祥子是刘家走狗,死命的巴结

刘四爷

寿宴前一天 下午四点收车 免去车份子钱

寿宴当天 不准出车,早八点有饭,晚上剩多剩少都是你们的

第十四章

刘四爷过寿 心中得意

老友的穿戴已经落伍,祥子筹办的热闹体面

刘四爷过寿 心中落寞

感到孤独,没有老伴儿,只有个儿女


自己什么也不缺,只缺个儿子

祥子寿宴上 想要打架

众车夫交了礼金,吃喝不如意,当天有不能拉车

大家把不满撒到祥子身上,拿虎妞与祥子开玩笑

祥子的改变

老实,规矩,要强,既然都没用

天不怕,地不怕,绝对不低头吃哑巴亏

谁要有意见,咱们门外等着,打架不怕

刘四爷虎妞矛盾激化

众友人打麻将 刘四爷不满之气愈加浓烈

礼数多数都只给四十铜子或一毛大洋

刘四爷将怒气撒向虎妞

第十五章

刘四爷父女寿宴矛盾激化

虎妞说坏了祥子的孩子,要跟祥子结婚

刘四爷认为祥子是为了人和车厂的钱

虎妞将祥子交给冯先生

虎妞:冯先生,我可把他交给你了,明天跟你要人

刘四爷:打算跟我要一个小铜钱,万难!

祥子在云顺煤厂暂住

虎妞筹办婚礼嫁给祥子

虎妞张罗

租房,毛家湾,大杂院

花费一百多元置办婚事

正月初六结婚

祥子虎妞结婚

虎妞坐上了花轿,没和父亲过一句话

祥子内心难受

虎妞告诉祥子实情

知道真相后祥子离开

窝心

想走:舍不得北平,又无处可去

小两口商量以后生活

祥子想继续拉车,虎妞不让

虎妞:五百来块钱,花了小一百


还剩四百来快,先自得其乐

以后找刘四爷服软,搬回人和车厂住

第十六章

新婚蜜月

居住的大杂院

各有各的一份事儿做,穷,但为活着而谋生

虎妞是这里生活最富裕优越的

祥子厌恶虎妞

看不上她的举动

他完全变成了她的玩艺儿,厌恶这种生活

整天赁车拉车

正月十七拉车,身体感到不适应

四辆车同拉后,茶镇喝茶,不愿回家

虎妞祥子为拉车闹矛盾

虎妞:明天你敢出去拉车,我就上吊给你看

祥子:拉车,买上自己的车,谁拦着我,我就走

虎妞内心的矛盾

知道祥子老实,勤俭,壮实

不能去拉包车,天天的回来

后悔嫁了祥子,不管他多要强


爸爸不点头,一辈子都是拉车的

祥子偷偷回看“人和车厂”

收车以后,由厂子门口过:“人”改了样儿,变成了“仁”

虎妞愿意出钱买了两辆车

一辆赁出,另一辆拉半天在赁半天

祥子内心高兴

第十七章

刘四爷卖掉人和车厂

卖出去一部分车,剩下的卖给了西城有名的一家车主

虎妞上南苑找姑妈,打听刘四爷消息,一无所获

刘四爷打算到外地各处去见识见识,因为女儿没脸在城里混

虎妞改变主意,只买一辆车

原本计划买两辆,一辆赁,一辆祥子拉

只买一辆让祥子去拉,其余的钱在自己手中踏实

买了二强子的车

二强子

去年夏天,把十九岁女儿小福子卖给军人

经常打妻子

做生意赔了本,经常喝酒打老婆

买了辆新车,总炫耀自己的车和穿着

虎妞用89元买了二强子的车

祥子不喜欢这辆车

黑漆的车身,配着一身白铜活,显得丧气

祥子拉车总提不起精神气,虎妞像圈在屋里的一个蜜蜂,生活无趣

虎妞帮助小福子卖身

小福子回来了

心疼弟弟,决定卖身养活他们

虎妞和小福子成密友

虎妞将自己的房子做小福子的卖身场所

第十八章

虎妞怀孕

清晨赖床,以此显示身份

晚上坐在门外,不屑与大家交谈

小福子艰难谋生

清晨起得晚,怕别人看他的目光

白天找虎妞,或是出去揽生意

养活父亲二强子,给钱还挨骂

祥子在烈日下拉车

因为小福子,虎妞催促祥子早点去拉车

烈日下,祥子禁不住暴晒,在水井喝了一肚子凉水

连连打嗝,看见食物就恶心,因为满肚子都是水

祥子在暴雨中拉车

狂风暴雨中,祥子继续拉车,坐车人不愿避雨,且不愿多加钱

祥子在暴风雨中回到家,烤着炉火,哆哆嗦嗦的进被窝,病了

暴风雨中大杂院的生活

小福子屋塌了一块,只能自己堵住窟窿

交着租金,租着房子,危险,活该

一场雨,催高了田中的老玉米与高粱

第十九章

烈日暴风雨下

祥子两次病倒

第一次病倒

虎妞到娘娘庙,求了一个神方

看大夫服药后,躺了十天

车子赁给了丁四,收入减少

在家歇了一个月,病才好转

第二次病倒

第二次病刚初愈,出来拉车,但体力不济

颜面子——把帽子戴的极低,怕别人管不起

拉了几天车,再次病倒,还添了痢疾

小福子的困苦艰难

祥子病倒,小福子没有了卖身用的地方

虎妞以为小福子的减价出售是故意的气他

小福子带着弟弟给虎妞跪下,两人和解

中秋后,祥子拉车维持虎妞生活

虎妞产前一个月,懒得下床

祥子挣多少,她花多少

正月底虎妞难产而死

祥子有了要当父亲的喜悦

元宵节祥子不再拉车,请来接生婆陪虎妞

虎妞难产生三天三夜,不得已请来二奶奶

催生符、药丸,祥子跪着求福

第二十章

虎妞难产而死

祥子卖了车

虎妞丧事,只有小福子和两个弟弟送葬

学会了抽烟,三起三落,借酒消愁

小福子和祥子

各自有意对方

丧事完毕,小福子给祥子收拾屋子,安慰祥子

祥子眼中的小福子:最美的女子,美在骨头里,年轻

二强子大闹祥子家

二强子觉得祥子占小福子便宜

祥子打了二强子,小福子给了十几个铜子

小福子,虽没有言语,但希望嫁给祥子

祥子离开小福子

承诺以后会娶她

祥子想到小福子的家庭,不敢有娶小福子的想法

祥子卖掉家当,共计十几块钱,全部财产三十多

留给小福子几件衣裳,自己去找车厂

三次失车后

祥子的改变

淡而不厌的一天天的拉车,不太喜欢和别人说话

吸烟上瘾,而且学会了给别人让烟

懂得了人情世故

赌钱押注,输赢不在乎

喝酒,而且自己出钱买酒菜让大家吃

参与红白事,亲自去调祭和庆贺

立秋时祥子拉上了包月

人物

夏先生新娶了姨太太

夏太太漂亮,让祥子想起虎妞

包月拉车并不累,但祥子讨厌夏太太和夏先生

第二十一章

花枝招展的夏太太

让祥子心动

夏太太买了四盆菊花,杨妈不慎打烂

杨妈被辞退,夏太太和祥子一起做饭

夏太太穿着诱人,祥子心动且大胆

夏太太借口买栗子

祥子进屋后又堕落

夏太太又找女仆,嫌不干净辞退女仆

祥子越来越厌恶夏先生,拉车故意颤动

祥子为夏太太买栗子,被夏太太叫进屋

辞去夏先生家包月

返回车厂害脏病

撒不出尿来,车友说偏方,病未根除

祥子的堕落

变化很巨大

抽烟的变化

没了正气,唇间叼烟卷,半截烟放在耳朵上夹着

说话的变化

虽有大爱说话,但有时耍点俏皮,身态与神气吊儿郎当

出车的变化

刮风下雨,身上酸痛,都不出车

拉车的变化

碰见汽车不躲,逼其减速

不愿多拉一点路,多拉要加钱

人懒脾气大

拉车不愿多出汗

个头强壮,不怕巡警敢打架

第二十二章

祥子拉车载刘四爷

黑夜将其丢在胡同

祥子-高兴

战胜了六四便是战胜了一切

祥子还可以高兴的拉车

刘四老头子连女儿得坟都找不到

祥子-诅咒

恶人都会遭报,都会死,那枪他车的大兵

不给仆人饭吃的杨太太,欺骗他的虎妞

自己要快活的活着,要强的活着

夜晚卖力的拉车

想要开启新生活

从此戒烟戒酒,努力拉车生活

这一天拉的痛快,挣了九毛多

第二天去寻曹先生

满怀希望奔向光明

抱着侥幸心理,试着去北街找曹先生

曹先生的话给祥子生活的希望

祥子去寻小福子

去寻之前幸福美好

她不仅是朋友,她将她的一生都交给了他

她,现在就是他的命,没有她便什么也算不了

她不是他心目中所有的那个一清二白的姑娘


正是因为这个,她才更可怜,更能帮助她

未寻到小福子

想到小福子可能悲惨的命运

可能死了,可能被卖掉了

烟酒又成了他的朋友

第二十三章

祥子闲逛遇小马儿的祖父

小马儿已死半年多

老头儿卖了车子,生活困苦

祥子诉苦楚,老头儿猜测小福子去了白房子

祥子感觉自己像蚂蚱

西直门外白房子寻小福子

白房子遇“白面口袋”

“白面口袋”告诉祥子,小福子在这里又叫“小嫩肉”


而且已经吊死在树林里

小福子的悲惨遭遇

小福子刚来时,挨过打,后出了名,常一人呆在白房子里

醉酒客人找小福子,小福子剥下客人衣裳,自己穿上


逃到树林里,上吊自杀

死时,相貌并不难看,从不出来唬吓人

祥子决定不再去曹宅

生活没有希望再堕落

吃喝嫖赌,狡猾,没了心,只剩高大的肉架子

原先,他一思索,便想到一辈子的事;现在,他只顾眼前

体面的样子,变成个又瘦又脏的低等车夫

爱占便宜,常去骗钱

只要能对付生活,他不愿再拉车

第二十四章

夏天的北平

好玩又热闹

各色人们奔波生计,百无聊赖

阮明枪毙游街

阮明的历史

曾是曹先生的学生,因不满成绩


出卖了曹先生

做官之后,做过激进的事情

被各种享受而堕落,去嫖、去赌

为得到金钱,用思想换津贴

被祥子出卖,游街枪毙

人们的麻木

期待枪毙的事情

渴望阮明的表演

祥子为钱出卖阮明

祥子在德胜门城根的老叔下,数着出卖阮明的60块钱

盘算着如何花这笔钱,骗钱,他已作惯

彻头彻尾堕落的样子

秋天,病恹恹的不再拉车,也不赁车

谋生,做些苦力,有碗粥,夜里有个住所

为了十几个铜子打旗游街,寻找地上的烟头抽